间接促成了全国成立环境保护委员会2021年1月27日

2021-01-27 08:57:00
dcadmin
原创
73

“我反对” 1988年3月29日,代表团黄顺兴代表在人民大会堂的表决中公开投反对票 在1988年七届一次会议上,出现了会议有史以来的第一张反对票,这打破了几十年来全票一致通过的历史。自此代表也开始走向理性说不,表明不应是像皮图章,因而被视为中国化的重要进程。这位投反对票的代表名叫黄顺兴,谁也想不到,人民共和国最高权力机关的第一张反对票,竟然是由一位来自宝岛的同胞投出。 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隔着一湾海峡,国家没有统一。但全国依然有省的名额,其代表一般从生活在的籍人士中产生。正因为这一点,省代表能否代表民众,屡屡受到质疑。但是这位投下反对票的黄顺兴,其来历还真是不一般。他曾经是台东县长,并连任两届立法机关的“立法委员”。一人能分别担任两岸立法机构的“立法委员”和“全国代表”,这恐怕还真难找出第二个人了。我们来看看他的经历。  黄顺兴(1923–2002),彰化人。1942年日本熊本农业高等学校毕业,农业及环境保护专家。曾任中国农科院顾问,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。  1964年出任第五届台东县长,被人称为“平民县长”,经常下水田与农民一起劳动,走访山地,为原住民请命。1972年当选增额”立委”,1975年竞选连任。他积极支持爱国统一运动,被爱国人士视为在政界支持统一的一面大旗。1985年10月经日本前来中国定居。  1988年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。1988年七届全国一次会议上,黄顺兴代表投下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历史上的第一张反对票,代表开始依法理性说“不”。与此同时,黄顺兴认为应该设立“秘密投票处”。因为参加投票的人挨得很近,这样以来,投票的结果都能被看到,违背了秘密投票原则,也侵犯了代表的权利。黄老的这个建议立即被大会采纳。全国本来没有大会发言这一项,黄老提出,不管小组讨论怎么样,大会是全体代表沟通的最后一个机会,这个权利不可被剥夺。在黄的一再坚持下,有几位委员也明白表态赞同,1989年通过了《议事规则》。  他曾多次为反对三峡工程上马奔走呼号,是国内外着名的三峡问题专家。在1992年3月7届5次会议,黄顺兴于1992年3月31日向大会秘书处登记要求大会发言。根据《议事规则》,主席必须安排发言,但是到表决前的最后一刻,黄顺兴都没有被安排发言。他当即在座位上举起手,要求即席发言,但主席万里不予理睬。他从自己的位子上站起来坚决要求发言,此时,全场扩音系统突然关闭了,就只剩下大会主席面前的一个麦克风还在工作。黄顺兴等25名代表以退场、不按表决器表示。他仍说:“大水又不会淹到我去.我是站在全国人民的立场上的。”  1992年三峡案在完全没有公开辩论的情况下强行通过,赞成票1767票,占出席人数(2633人)的67%;反对177票;弃权664票;而未按表决器的25票,正是黄等人离席的结果。1/3的委员投了反对票或者弃权票,这是史上第一次投票危机。面对记者,黄顺兴当场表明不愿再当这个代表。  他曾经去过内蒙考察,警告中国已面临严重的沙化问题,在他积极奔走下,间接促成了全国成立环境保护委员会  站在话筒前,大声说“我反对”的黄顺兴代表,被定格在历史中。24年前的七届全国一次会议上,这位来自的代表,站在人民大会堂的走道上,投出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史上第一张反对票。  一张黑白照片,记录了这个短暂瞬间。当场表达不同意见的“异动”,让所有人始料未及。黄顺兴发言完毕,沉静的会场掌声四起。  同年,香港的廖瑶珠代表,在通过第一个专门委员会民族委员会人选名单时,声明弃权。弃权的理由是,“我不会投我不了解的人的票。我代表人民,代表港人投票,而不是投对领导的信任票。”  黄顺兴老人已经离世,那张被放大的照片,曾经长久地悬挂在他的家中。第一张反对票弃权票的出现,见证着中国的进程,也彰显着代表委员的勇气和职责。  如今,很少有人再将和“橡皮图章”相提并论。上,、投反对票已不是新闻;参加的代表委员,也不再“饱含热泪聆听教导”;公众对代表委员的认知和要求,也从荣誉变为责任。  如果仅仅是举举手投投票,大可不必千万迢迢聚会北京开。代表和委员是受选民所托,来监督政府履行权力。他们有责任对看不懂的预算报告说不,有权力否决糟蹋纳税人钱财的不合理投资项目,有底气对政府工作提出批评和质疑,有义务想方设法约束公权力的肆意妄为。  上,没有“官员代表委员”和“平民代表委员”的区别,大家都在平等地行使权力,谁也不用对谁“屈尊俯就”。参政权监督权的落实,不只是法律上的明文规定,更有赖于每个代表委员去“行使”,去“兑现”。有权不用即失职,“好好代表”和“充数委员”,都是对人民的不负责。

文章分类
联系我们
联系人: 大旗88